新浪一分彩后二欢迎您的到來!

當前位置:首頁>>一、三川人物
一、三川人物
發表日期:2015/7/4 21:35:01 來源: 屈吳山旅游  閱讀次數:1615

 

清奮威將軍王進寶,在清代平定吳三桂內亂,靖衛西陲建了大功,康熙皇帝兩次召見,并授了黃馬褂,外大臣列為內大臣。進寶病故后謚“忠勇”公,予以厚葬。

王用予,進寶長子,以戰功升為松藩提督,后任太原總兵,其父病重,調任固原總兵。

牛世穎,祖籍河南光山縣人,系王進寶驃下文職官,封授右營主將,忠勇公甍逝,隨靈柩遷入馬營,侍建王進寶陵園,后于大水溝立業,為牛氏在此地始祖。據《打拉池縣丞誌》:牛大知武舉人,其妻常氏,二十六歲夫亡,撫二子中魁于嘉慶戊子科中武舉,中選于嘉慶癸酉科舉中文舉,官順天縣知縣,其妻蒙氏,皇誥封為旌表夫人,七十余歲卒。牛中英道光壬午科武舉;牛坤道光壬辰科武舉。

牛氏對牛 有開發貢獻,據《打拉池縣丞誌》載:“馬營水山麓,道光二年(公元1822年),牛中選順其勢,引挖溝渠,內裝石槽上有蓋,費金二萬兩,共治南北四泉,為保護泉,河中築”。

平川區共和鎮中和村五社張氏,即今張士忠祖上。在明正統二年(公元1437年),張氏中一進士,二百年之后,即在清嘉慶年,張榮以鄉試為邑庠生,被邑人誣控,流放山東。事過四十余年,其子攀箕去山東覓父,父命子撫孫成人,父子同榜中試才回鄉。子攀箕回鄉,教子文林,父子共讀,直到咸豐八年(公元1858年)父子確已中試,鄉老以為,人一虧,天一補,孫文林大挑得補通渭縣教諭(《打拉池縣丞誌》)。

郭兆瑞,生卒不詳,打拉池人,前清舉人,平涼游畔,一生學道,善道教法典書笈,醮事通文與秀才劉鐘琦同事鈔錄各廟觀古址碑文,文史資料的整理,撰《碑文鈔錄·雜記》一書。

劉鐘琦,生卒不詳,打拉池人,秀才出身,書法家,信仰佛教,善中醫,1931年在地方推廣了種牛痘,和郭兆瑞合著《碑文鈔錄·雜記》一書稿。

陳大安,生卒不詳,前清舉人,原在靖遠縣城和打拉池,現后裔居固原陳家莊,平生好學,原清靖遠縣新舊誌,均在人物志介紹,撰有《方土拾墨》一書。

陳俊烈,生卒不詳,種田新莊人,原清光緒百泉書院秀才,多年在馬飲水任私塾教師,撰有《奮威將軍王進寶榷紀》和《兩狼山文集》稿。

陳???,生卒不詳,前清副貢生,朝賜待職郎,因病回鄉,在前清舉人徽縣教諭謝文俊、陳大安的支持下,打拉池承辦百泉書院,今打拉池小學前身。

郭衍慶,生卒不詳,打拉池百泉書院生員,平生執教,是地方教育事業奠基人,和其妻保存了其父撰寫的地方歷史書籍,善中醫,救死扶傷,待人親善。

胡文烱,生卒不詳,打拉池人,即胡萬安祖上,官歷廣東水營武騎尉,皇封文林郎。

茍有教,貢生,任白水縣教諭;

午克明,貢生,歷任屬化平廳敦煌縣訓遵;

陳???,附貢生,待職郎;

謝文俊,貢生,任徽縣教諭;

劉邦宰,武舉,道光甲戊科;

董彥祿,光緒乙丑科武舉;

路貴,生卒不祥,從陜西調任靖虜衛指揮使,修築靖虜衛城池。

路昭,生卒不詳,路貴之子,升任靖虜衛指揮使,對河南防務有歷史功德之紀。

路經,生卒不詳,字文濟,路昭長子,靖虜衛庠生,篤志好學,武舉鄉試不第,明弘治中襲父職,授靖虜衛指揮使,分任打拉池、乾鹽池防務。對革除官吏為奸,復吞軍事給養弊政,嚴明史治,整肅軍紀,廉潔自守十余年,地方大治,鄉民感戴。

來詔,生卒不詳,軍中守偹。崇禎末年,兵戎紛起,來詔屢立戰功,指揮以打拉池沖要,命來詔統兵防守,招撫小水、瓦窯、馬營水等處難民,修築打拉池城垣,打拉池賴以守衛,未遭兵燹。

哈欽,(?——1569年)甘州衛指揮,善騎射,多謀略,后任北路游擊將軍,以功升任靖虜衛參將。隆慶三年(公元1969年)秋七月,韃靼賓兔部自大廟塔爾灣渡河,沿蘆溝、水泉進寇打拉池、蒯團山、神木山,哈欽迎敵戰于狼山中流矢陣亡,葬打拉池坪。有《哈欽將軍戰勝碑記》。

馮禧,生卒不詳,字景福,延綏人。父甫以武職遷戍靖虜衛,遂移居靖遠,童年補衛庠弟子員,先后從陳盟佐、張立夫、陳志夫等就學。累舉不第,遂入貢太學。成化癸卯(1483年)陜西鄉試與彭澤相識。后于打拉池設館授生。丁未年(1487年)彭澤卒業太學至乾鹽池身染沉疴,往打拉池依景福醫治,景福衣不解帶、寢食俱廢求醫則跪拜不起,窮致心力,在龍鳳山求道醫,彭澤賴以痊癒。后三年景福亦卒業太學,供職兵部。丙辰(1492年)彭澤改刑部廣東司,與景福告別蘆溝,有《蘆溝別意序》傳世。

腰建功,打拉池人,生卒不詳,祖父腰儒是一名裁縫,在今腰溝置田產,所以地名腰溝,腰建功清同治間隨左宗棠平叛,直打到新疆,后回池居住,請地方紳士賀其授左營將軍官爵,不料打拉池紳士皆言:“下九流之子還誇什么官”(封建社會把裁縫注為下九流之一),所以腰將軍聽到議論氣憤不止,即在米家溝祭奠了祖墳,憤然回到新疆哈密任主將,事后每年率軍威來池奉祖,眾人又勸其回池養生,腰將軍視眾而言:“生我之地,養我之身,那下九流之身,何敢于眾等相交,還是回避的好”。從此將軍后裔不知所去,只池之典紀。

肖煥章,(1915年——1979年),原籍寶積鄉響泉,出生于靖遠五合鄉板尾村。1937年受地下黨岳秀山指示與沙梁子逯佔彪聯系帶家來打拉池,以青紅幫護身,在打拉池韓家館子習拳練武,后于陳世祥聯系,因陳于193610月受彭德懷命令為“西北抗日第十三支隊司令員”,肖煥章以陳世祥身份在打拉池組織游擊隊,組織了四百多人,后延安聯系派來黨代表賈寶珊,帶隊伍要去延安,在大紅溝遇馬鴻逵部遭遷,肖不聽黨代表意見,部隊被敵軍打散,肖潛逃,被俘的游擊隊員在靖遠被殺害,后肖去延安學習,被派遣隴南組織隴右義軍,失敗。肖和岳秀山被俘判為死刑,被國民黨甘肅省議長曹啟文救出,解放后任蘭州軍分區副司令員等職,1979年病逝。

吳功平,(1924年——1996年)共和鎮打拉池人,民國二十五年(1936年)紅軍長征在打拉池參紅軍十五軍團73219團任勤務員。參加過百團大戰屢次立功,后任北京軍區炮兵副司令員,1996年病故北京。

張文尉(1880年——?)共和鎮毛卜拉人,歲貢生,粗通五經詩書。初設私塾授學,創辦地方秦腔社,延師授藝。與族人掏挖毛卜拉第一眼泉水,箍地下井一千多米,引地下水澇池,溉田六十余畝,并按水磨。民國十八年(1929年)饑荒,死尸遍野,張文尉從中衛駝糧賑濟災民,自辦藥鋪療理鄉民。1936年中國工農紅軍進駐打拉池,他為紅軍辦后勤捐糧捐物支援紅軍,為開明紳士。

吳敬賢,(1893年——1962年),字品山,種田鄉吳家莊人,幼年讀私塾,畢業于靖遠會州書院。品學兼優,民國十二年(1923年),受陳??刚垐探逃诖蚶匕偃獣?,后又執教靖遠縣第二高等小學校,執教三十六年,1928年同地方紳士陳夏琳等集資,在劉家井“山西會館”舊址辦成國語學校,解放以后一直任教,為人忠厚,學行兼善,畢生從事教育,鄉民欽敬。

陳俊德,(1886年——1964年)字仲山,祖籍山西,明萬歷時以軍戶移徒會寧郭城驛,同治后遷居打拉池。父陳善文前清貢生,賞五品頂戴。家境殷實,農商并營,開“文益祥”商號,經營醫藥、百貨、車馬店、托運,中年習醫,精研醫術,晚年醫術尤精,百里鄉民咸往就醫,凡窮困無資,皆施藥為治,從不以錢財輕人性命,醫病到患者家中,不喝不吃,1936年中國工農紅軍進駐打拉池,先生積極主動為紅軍辦后勤。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行醫更為勤奮,咸謂“善人”。

陳世祥,(?——1966年),父陳德俊,自小受書香門第影響,聰慧好學,是百泉書院學生,后考入北京燕京大學醫學系,曾參加中國學生聯合會,投身民族解放的“五四”運動,后又參加中國地下黨組織的學生會,參加去南京請愿活動,被國民黨通緝逼迫逃回家中,被群眾選為保長,于19367月由彭德懷親筆書信,由中共靖遠地下黨轉給陳世祥,接信后與保丁齊國民商議,借為國民黨軍隊辦糧草,實為紅軍大量準備油、糧、米、草料,同年九月二十三日紅軍進駐打拉池,陳世祥積極支援紅軍,將國民黨在打拉池的二十一萬石糧食和大量草料交付給紅軍,并擔任蘇維埃打拉池農民協會副主席。十月三十日紅軍會師后撤離打拉池,在紅山寺石窟舉行了入黨宣誓,彭德懷并任命陳世祥為“西北抗日第十三游擊隊司令員”,后來國民黨抄了陳世祥家,游擊隊于1938年被國民黨打散,黨代表賈寶珊被打死,陳世祥逃往蘭州,于民國三十年又參加了“中國民主同盟會”甘肅支部。1949年解放以后,陳世祥在家中為民行醫,醫術高超,醫德高尚,深受群眾敬重。但是,由于錯定為破產地主,后在文化大革命中又錯戴帽子被批斗,大量的文史資料被焚毀,先生積憂成疾而終。

郝相寶,生于1931年,共和鎮兄弟村人,1951年參加抗美援朝志愿軍,入朝作戰,積極勇敢,兩次活捉敵哨兵,榮立三等功,授朝鮮人民民主共和國三級勛章?!吨袊嗣裰驹杠娪⑿蹅鳌房恰白交钌嘤⑿酆孪鄬殹?。

董強,(1932年—1959年),共和鎮兄弟村一社人,1951年參加志愿軍,后調騎兵十一師剿匪,后又調甘南州公安大隊任中隊長,195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59年甘南平叛中為保衛和談代表,他帶領十一名戰士進入拉卜楞寺院,進去后兩位代表被叛匪下了油鍋,十一名戰士被槍殺,董強被叛匪殘忍地用刀殺害,英勇就義,可謂國家英烈,故鄉驕子。

王芝祥,(1933年—1952年),黃嶠鄉玉灣村人,1951年參加志愿軍,1953年在朝鮮桂湖洞戰役中堅守特一號陣地,擔任機槍射手,堅守陣地四天三夜,被敵人炮火擊傷犧牲。老鄉、戰友我們回國,幾位老鄉去你們墳上告別,大家為你們獻了告別酒,燒上煙卷,大家默默的站著,共同唱起了咱們入朝時唱的《戰士之歌》:

2/4

3  5 6   10  105  6  1  7 2  3  5  6 4︱·····

再 見吧     祝 福 我們   一路 平 安吧  唱到這里誰也唱不下去了,咱們一同參戰,而不能一同回國,悲憤、感傷為你們敬了軍禮,鳴了槍聲,這是軍人的最高禮節,離開了你們大家高喊,再見了安息吧!

張孝,(1932年—1953年),白銀市平川區黃嶠鄉玉灣村人,1951年參加志愿軍,1952年在老禿山戰役中擔任穿插部隊,他擔任副班長,被飛機炸去了雙腿還堅持戰斗,由于流血過多犧牲,臨終我抱著他對我說:“回去看我媽”,老鄉、戰友我帶著禮物看了娘,但他老人家向我要你,老娘悲傷,使我無所措辭,淚水將我們結為一體,互相訴說,無法對她老人家訴你的情景,只好離開,戰友安息吧!我經常懷念你。

楊利偉,東北人,航天英雄第一人,少將軍銜,1975年至1982年駐打拉池機場空軍,任空軍駕駛員,駐六年。19768月一天,我在打拉池紅山開元寺考查碑文,楊利偉同志三人信步慢游,故和我相遇,他看我搬動一塊殘碑,上前幫助我,當時我還沒有平反,利偉同志很有興致的問:“你動它干什么?”“我考查一下清同治兵燹后佛寺被毀,是那些人復建廟宇的”。他又熱情地問我:“我見你和機場王政委很熟,你是干什么工作的?”“我是文革專政對象,我的戰友在福建省軍區任副司令員,他坐飛機來看我,介紹認識王政委的,對我比較關心,我是在空閑蒐集文史資料”?!罢嬗信d致,在困境中找點趣味”說完他拿出中華煙,讓我抽,又問我:“這寺院是什么年代的?”“現在被破壞的是北魏時期的”?!罢嬗行┠甏彼@呼說?!皩?,有一千四百多年了,歷史能毀掉嗎?后來人還是會重建的。這個寺院只有清同治毀過,民國地震毀過,但石窟完好,后來又復建了,現在我又想寫點歷史讓文字留下。你們是歷史的強人,我在朝鮮打仗,那時國家沒有空軍,后來有了但數量太少,美國人太狂了,現在有你們天天飛在天上我也很高興”。我們要分手了,他們握著我的手說:“祝你好運”。后來1980年我平反了,他們幾人坐著吉普車來看我,到1982年他要調走專意來看我,一別后誰知他成航天員,并且成了航天第一人,成了英雄,可謂啰逋川打拉池外籍人物,時世造就英雄,英雄造就時世!

 

新浪一分彩后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