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一分彩后二欢迎您的到來!

當前位置:首頁>>一、龍鳳山古建築群史記
一、龍鳳山古建築群史記
發表日期:2015/7/4 23:50:00 來源: 屈吳山旅游  閱讀次數:1835

 

    古國風雲千萬端,森聳草豐總鮮顏。

龍鳳山,俗名老爺山,據北宋史載名“寶積山”,由于啰逋川內陸海的溢養,龍鳳山歷史上是豐滿錦榮的聳山峻峯,從今天復建廟宇中,出土的植物化石,確認為史前文化,在火山爆發,造山運動的形成,黃河洪濤水往與山同紋,沖刷出它的筋骨,亦顯露出堅忍不拔的精神。

從史前至今,歷歷精創了不可磨滅的古文化、近代文化、現代文化。龍鳳山據史載:“戰國秦昭襄王前,古義渠戎族人,建立了古國,即河南靖遠平川到東環縣隴東的廣大地域,義渠戎族凡軍事要地築城堡,置烽火臺,義渠戎人以游牧生活為主,信仰原始宗教”,“撮石為廟”,即祭拜石頭,據《三皇祖廟祭》中所言的《儀列》:“日晨曦儀或暮夕而息,為自己所信仰,撮石為廟,祭祀天地,后群牧呼天神宥護者,匈奴佔據龍鳳山,匈奴人亦撮石為廟”,《儀列》中云,沒有義渠戎人以《儀列》的規程每日擇石堆祭山,常年日久才能形成撮石。而匈奴人是“眾人日積堆撮爾為祭拜崑崙神”(《古代宗教》)。所以,龍鳳山至今還保存遺留有“撮石為廟”的石堆,這就是兩千年前的廟宇傳統和龍鳳山廟史初。

1、宮觀考究:

前清附貢生陳???,在撰《打拉池縣丞誌》記:“龍鳳山在堡北,山勢聳秀,石巖重疊,景有春梅,二月開花,上有無量祖師殿、磨針樓、土地祠、老君廟,下有靈官玄壇樓,各有廟碑,此山屼峍嵯峨,實池境蟠結鐘靈之勝槩也”。

據鈔本《鈔錄》于北宋政和元年(公元1111年),懷戎堡供偹庫副使兼堡事張安泰撰書《唐靈官玄壇樓碑記》云:“□嶽□□□秦漢舊之障遂烽址,先是置烽臺,是蒙恬北侵,白棘灘置柳木寨,為衛事,漢繼之仍為老鷹澗驲道,祖厲轄域,尉遲敬德征吐谷渾,河阻,靈官樓廟祈神抽簽,曰,子系翁可解,敬德不解,廟公釋子系乃一孫姓人,事孫翁議見兵卒打蓆芨草造繩,以蒯團繩浮渡過河平匪亂,貞觀乙未王旨,祖厲舊址,置打繩州府,龍鳳山造靈官玄壇樓、鑄唐鐘十里相聞,威靈玄昭相應,夏衛魯敗績求和,以本朝劃疆界,堡之將校士卒,復建廟宇,薦舊日陣亡將士,碑列名鐫,供奉神祭魂,爾等曠愉,嶽□□久矣,繼匈奴疊石,秦以撮石為廟,久之久耶,乃觀之始,爾等于利威堂□□□□□□,為后人有史,□□并巡檢司衙門諸將□□□安泰撰書□□□□□□,□□□□□□”。

民間口碑:龍鳳山,古名寶積山,聳茂森森,汲汲澗溪,一日牧羊人雨后眺望,群鶴翩翩,只鶴獨立峯頂,伸脛趾地,羽衣光彩,牧羊人以光覓去,數日皆為此景,烽臺士卒謫戍,祈禱天地,為有歸期,“撮石為廟”,牧人以山之石木,建造廟宇,羊亦眾擁群力,動草移石,趾土納木,廟繕,奉供獻誠,祈真武大帝宥護?!按槭癁閺R”至今相傳,為龍鳳山廟史。

山俗名“老爺山”,北宋《建設懷戎堡碑記》云:“辛卯春,展將聽便犒,孟夏創寶積堂,因山名之”,北宋崇寧二年(公元1003年)由熙河帥姚雄、統治官郭閏復建西夏焚毀龍鳳山祖師殿,在明代以前大堡子溝(北宋名忽家寨或三角城,古名白狼垡,亦因楊六郎鎮守兩狼山名鎖黃川直至今日各誌均有記)脈西之山皆名寶積山,“龍鳳”一名,據清舉人郭兆瑞在《草堂漫記》文云:“勢左龍右鳳,重巒嵯峨,突峯孤嶂,乃蓮臺坐仙”。昔明人衛指揮使李棟曰:“風水寶地,龍鳳呈祥而名之,惟地母造意者”。明成化丁酉(成化十三年公元1477年),衛指揮使路昭、鎮守參將周海,奏準明重築懷戎堡,復造唐之石梁石柱祖師殿和鐘樓。弘治九年(公元1496年),國子監太學生馮禧·字景福撰書《真武大帝廟碑記》云:“北宋癸未(公元1103年)熙河帥姚雄、統制官郭祖德命部,復烽臺廟閣,元人毀之,國朝復造,增修磨針樓,亦名遇真宮、老君廟、財神、土地祠、仙樓橋諸廟,皆巡撫都臺大夫馬公文升、鎮守太監劉公祥、總戎白公玉、懷戎堡參將趙永和、堡之將士繕果”。

明嘉慶三十六年(公元1557年),李棟襲父職任衛指揮使,沿山造三道石牌坊,懸額“治世玄岳”,東西天王殿,峯造萬源閣(明嘉慶《李將軍棟玄嶽碑》),明崇禎十一年(公元1638年),再造真武大帝金臟像(此碑破損,原碑還在)。道教場觀按規格有四道門,第一道門是問道,第二道門是悟道,第三道門是修道,第四道門是得道,龍鳳山第一道門就是驪山老母殿,第二道門是李棟所致玄武石牌坊門,第三道門是太極坡中間的石牌坊,到了真武大帝殿前的石牌坊就是第四道門,也是得道門,真武大帝修行了四十二年將要得道時,來了一位少女將身許配真武,真武聽后隨身將身投崖下,感動了上天玉帝,將真武封為亞帝及真武大帝(龍鳳山的太極坡是指從驪山老母殿到祖師殿這段坡路歷史上就稱為太極坡)。

鈔本《鈔錄》一百一十七頁載:清康熙二十年(公元1682年),奮威將軍王進寶元配夫人,為康熙西巡訪賢勒碑,碑石不見,只存《鈔錄》、《圣祖恩皇愛新覺羅玄燁康熙大帝御駕碑》,此碑據傳樹在山下佛堂東側,但無其它文獻旁考。

康熙二十七年(公元1688年),夫人在祖師殿前,植兩棵柏樹,直到民國時被劉鐘琦做了棺槨,此事凡六十歲以上人皆知。

雍正二年(公元1724年),群眾以玄語建圣母宮;并復建康熙四年地震所毀萬源閣、老君廟、仙樓橋。

時至同治元年(公元1862年)到五年(公元1866年),因兵燹俱毀。光緒元年析置打拉池縣丞后,由解元田彥龍等復建。民國九年(公元1920年),在北地大地震中全部被毀之。民國十九年,又被劉鐘琦、郭兆瑞、謝文俊發起,復建有二千多年歷史的龍鳳山文物古跡,經文革又于破壞,目前由張復平、趙萬林特別是閆萬印主持下先后復建二十七座廟宇和新建橋和橋樓,這是歷史上最恢弘之功初建。

正如清道光道教名流劉一明詩云

二月石梅步步花,千楊竄地椿遍山。

幾興幾毀道未滅,緣蹬嵯峨禪性洞。

劉一明,原名萬周,字季峯,道號悟元子,山西峽谷人,幼年隨父于北京就讀,鞏昌經商,自幼訪仙學道,四處求道法,在龍鳳山結廬修煉十一年,來往于碧云寺(在乾鹽池東)、崆峒、開龍山潮音觀,多去中衛“保安寺”(高廟)、香山等處,盤于兩狼山后去榆中興隆山。先生為道教全真派名流,北京白云觀有傳記,生于清雍正十二年(公元1734年),卒于道光元年(公元1821年),享年八十七歲圓寂正果。

2、龍鳳山典紀:

千年古楊,“唐楊宋柳”,民間皆言,昔日的龍鳳山泉流汲匯溪,樹樾秀翠,遍山石梅,椿柳楊樹苗,每年都供應當地群眾採植,然而今日已失當年之景觀,特別竄山白楊,由根部竄地發芽,今龍王廟前有棵白楊,據傳是千年之楊。

關于唐楊宋柳之說,并不盡然,因為,屈吳山原名崛峗朱龍山、黃家屲原名蒯團山、龍鳳山原來的自然生態植物是松柏、灌木密,據民間文獻,秦始皇蒙恬植柳木城而興柳,唐敬德西征吐谷渾在啰逋川即打拉池到處載拴馬樁,栽在濕地中,后來都發芽了,隨歷史悠久長勢高大雄擴而聳天,直到1958年才被毀。

龍鳳山也只余千年楊了盤根錯結,樹桿內空,不時一黑蛇枝間出沒,從不傷人,民間在樹桿中置一小廟奉為樹神。

3、引泉菩薩——紅沙柳:

紅柳,俗名沙柳,多生長在荒漠地帶,根深枝茂,皮粗長勢古雅奇特。龍鳳山原多處生長,惟靈官廟和沙河南北有三棵最古老,現存活兩棵,河北與河南相距五十米,沙河北紅柳樹半崖湧一清泉,明成化兵部尚書彭澤,太學卒業途于乾鹽池,患傷寒到打拉池學友馮禧家養治,后于龍鳳山求道醫,用此泉水煎藥,病癒后把此泉水和紅柳書命為“柳泉菩薩”,泉水不外流,取之不盡,甘冽滋人,但南岸之泉,水質鹽苦,一脈之源,善惡截然。

4、石塘半畝“摸子泉”:

磨針樓東崖下湧出一泉名“摸子泉”,民俗凡求兒女者,在崖下泉水中摸石,摸出圓石為子,摸出扁石為女,下游自然聚成塘,明兵部尚書彭澤以道醫:“山澗草,泉中浴”吐故納新而病癒,彭澤以為泉水神力,書命為“石塘半畝”而得名(郭兆瑞、劉鐘琦鈔本《碑文鈔錄·雜記》)。

5、“唐鐘”:

真武大帝殿東側,亦有一石梁石柱鐘樓,懸一口大鐘,上鐫金文“敬德功果”,民國九年地震鐘樓毀,現存樓基石柱,唐鐘當時滾到圣母宮旁,內可容坐四至五人。

北宋政和元年(公元1111年),靈官玄壇樓第二坊碑文云:“唐貞觀大治乙未吐谷渾侵姑藏,將軍西征,河阻無渡。敬公奉請神讖,云:子系公解,公命四覓,□□河工涉渡,邀昭洽孫公也,公以蒯團繩解,敬公奏於太宗,頒旨置打繩州,川易名打繩川,州府奉旨造靈官玄壇樓,鑄鐘歲有俸祿,州府命官,稽首供拜,供養獻誕,士卒列衛,傳至本朝,巡檢衙門,主將申公奮,每於祭,乃主祭官□□事□□□惟之□爾□□□□□□,□□□□□□,□□□□□□(《鈔錄》)”。前清秀才劉鐘琦,在《雜記》第五十四頁中敘:“火神敬德公,西征河阻無渡滯于打繩川,乃于龍鳳山觀,誥廟求讖,曰:公予大任阻沼澤,何弗奉供前世緣,火神誥廟一朝子,覓子系翁必俱方畧,道人解曰:子系者孫姓也。將軍司令覓孫翁,一日見河工涉渡,急召求問,果孫翁,火神告命求方,孫翁請將軍令卒打蒯團草,營蒯團繩,蒯草繩,見水經久耐用,牽引造舵,置渡。公奏唐王,王旨易啰逋川名打繩川。置州府,使節度官吏,營繩兵衛知,州府鑒造靈官玄壇樓,鑄鐘鳳鳴,置峯祖師殿東,時人俱稱,十里相聞。后明成化八年,重築懷戎堡,巡撫督臺大夫馬公文升,諸大人皆將軍,增造各廟,建懷戎堡城隍廟,鐘鼓樓置鼓,晨鐘暮鼓,十里相聞之予耶”。

6、石佛點金:

龍鳳山東嶽,原有一巨石,南北臥山峯,似一臥佛,長約三丈,圍約丈許,相傳四川僧人尊師命來山,主持道觀,一日僧人遙望山巒,只見石佛陣陣光彩,僧人詫疑,石佛給僧人托夢,在石佛腳下挖出一瓶寶物,以金建佛殿。公元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山下有紅旗山煤礦,由于地殼裂縫洪水全部淹沒巷道,二十二名礦工遇難,礦工以為石佛作祟被炸毀,使山失去了一景點。

7、“石窩”因由:

清奮威將軍王進寶死於康熙二十四年農歷八月十五日(公元1685年),元配一品誥命夫人,歷年正月十五日要觀燈賞社火,游山鬧廟會,所以,從馬飲水張燈結彩,到王進寶陵園由守陵將軍卞維成布置好宮燈彩虹叩拜供禮,五百余口家人及護府家將,尾隨擁護夫人到打拉池觀燈,并從池街祖師行宮彩燈要掛到城隍廟,然后再沿途高懸燈火,抬著供禮,道班器樂,誦唸祖師成仙經卷名“講卷”。為掛燈每五十步到百步不等,挖一石窩栽桿懸燈所用,至今留有盤山石窩。耍社火,唸道經行文叩禮三日,送神后孫夫人才歸府,后人均見石窩,不知其由,盡為此也。

8、康熙微服巡視駕臨西署,清奮威將軍王進寶元配孫夫人勒碑考析:

據鈔本《鈔錄》所記云:“將軍元配孫夫人,康熙辛酉(公元1681年)三月三日,□□碑記康熙訪賢,御駕西署”一記,據考:龍鳳山下原來是有過佛堂一座,但今早被地震所毀,所記之碑不復存在,現盡存文字筆跡毀者甚多,民間傳說只在六十歲以上人有知者?,F代人知者甚少,但在鈔本《雜記》中云:“□□王□□□行于洪渡峽,途一泉溪滂,泉池有寶劍一柄,命吏侍撈取喜得寶劍,朕出后宮娘娘生一子,今得寶劍,朕意此地名“途撈子”,吏侍鐫巖石”,后人盲語“土澇子”。又云:“王駕於蒼龍山(古名老鷹澗)齊天大圣殿,日誦佛經,一日出游,于路媼人舍下吃攪團,欣味稱快”?!洞笄鍍仁贰芬嘤写擞?。

9、彭澤與馮禧·字景福逸事:

彭澤,皋蘭人與馮禧為同窗好友,彭于太學畢業,行于乾鹽池患傷寒病,當時馮禧在懷戎堡設館授官塾,彭來打拉池于景福家中養病,學友毫無顧忌,多方求醫,跪拜大禮,后雖病癒然四肢無力,龍鳳山求道醫,病痊,倆人情重手足,事尤感人。

附:蘆溝別意序      彭澤

蘆溝別,別友人馮景福作也。

景福諱禧,延綏人,以乃尊甫從靖遠衛,因有家於事。生,純靜且敏,十余歲即知向學,勤讀誦,雖父母禁,弗能止,成童補衛庠弟子員。時,昆山陳先生,孟佐為其庠教授,嘉其志篤而學也,特器重之。先生去,乃之鳳翔,從立夫先生學,立夫學博而行高,性復孤介,於景福則恩義曲盡,若父子然。立夫沒,乃之烏蘭從吉夫陳先生學。吉夫為都憲晏公延為甘州學者師,景福遂相從。之鳳翔幾千里,之甘州幾千五百里,皆裹糧相從,未賞以勞自惜,而獨以學問有得為喜,既而歸靖遠,學日進,行日修。長者樂與為友,少者樂與為弟子,衛之武臣與諸庠生,皆以屬臨之,獨遇景福以客禮,且多遣子弟行從之者,雖守鎮閫帥亦然。成化至弘治,累舉鄉闈弗第,遂貢為太學生,太學規,始入監者兩月乃歸省,景福入方旬日,聞乃尊訃,即詣祭酒歸?;蛟唬荷赃t之則無復他日之補矣。景福垂泣曰:豈有抱終天之痛而尚衣冠者乎?遂就道,時論高之。先是余仰之甚久,成化癸卯鄉試,始相識於陜藩,一見如故交,三試畢,聞乃堂訃遂別,是年,余叨與鄉薦,丁未,余將卒太學,自靖遠之乾鹽池,得寒疾,時景福授徒打拉池堡,遂依焉,疾增劇,睧眊者洽旬,四體不仁者幾一月,傷寒諸惡證并見,臥室污穢觸人,不可入,至亱輒語,若見鬼魅,日亱必有鴟至鳴其屋,景福方榻不少避,衣不解帶,寢食俱廢者一月,求醫則為拜跪之,稍癒,將理調攝,窮致心力,雖天倫至親莫過之者,弘治庚戍,余叨甲科,授工部都水主事,景福始卒業太學,復歷兵部事,二載,蔬食緼袍裕如也,丙辰春,始待次歸,余時改刑部廣東司矣,道義交游死生意契,金可草,石可爛,此情此德,蓋有終身佩之,奕世誦之,而不能忘者,況景福好學之篤,向道之切,持養之素,克孝於親友,於兄弟,雖從父母兄弟亦曲致孝友,甘貧守義,尤足敬慕,而非特獨於友道一端而已,昔余病癒拜謝之景福曰:何以謝為,吾為斯道重,又為朝廷重,而因以重於君也,吾豈求報於君者哉?斯言在耳,百歲如新,獨余寡昧,學日退而行不加修,且力微而不能問吾兄之匱乏,何以報之哉?況乎此別,后會此別,后會卻在何時也,又焉能已於言哉,遂賦短章以道意,題曰:蘆溝別以贈,庸以代渭城朝雨之唱,情之切不計其詞冗且弗工也,時弘治丙辰閏三月廿有二日己巳友弟彭澤書於秋臺之枕流亭。

注:“蘆溝”,今北京蘆溝橋。

別馮景福詩二首    明 彭澤

彭澤於成化二十三年(公元1487年)太學畢,于乾鹽池患傷寒病,馮為其求醫,凡求醫跪拜之禮,不顧自身傳染而侍奉,后病轉安,龍鳳山求道醫,於初秋歸里,臨別以詩涙襟二首,后馮禧在弘治十一年(公元1498年)三月,撰《龍鳳山誌碑》詩於附碑,清光緒舉子劉鐘琦、郭兆瑞蒐集於《碑文鈔錄·雜記》三十九篇“英烈傳”二十頁。

 

 

一段英奇未易降,十年燈火是寒窗。

分明胸次羅星斗,珍重關西父母邦。

 

雙魚屢見報平安,兩地天緘淚眼看。

遇時相視復相勸,皋蘭端的賴烏蘭。

注:“皋蘭”指彭澤,“烏蘭”指馮禧·字景福。

10、馮禧·字景福傳:

馮禧·字景福,生卒不祥,延綏人,父甫以武職遷戍靖虜衛,遂居靖遠,少年補衛庠弟子員,先后於陳孟佐、張立夫、陳吉夫授學,累舉不第,入貢太學,太學生首先得入監規練身兩月,方入就讀旬日,聞尊堂訃告,歸家扶喪。成化癸卯(公元1483年)陜西鄉試與彭澤相識,未第,聘為打拉池懷戎堡雜塾教授,學品素身兼優。成化二十三年(公元1487年),彭澤太學卒,回途乾鹽池,身染傷寒惡疾,掙扎來池,與景福家中救治,馮禧在弘治十一年(公元1498年),撰《龍鳳山誌碑》記述:“景福救治同窗者,為國之棟梁,朝廷之斯人焉,雖景福拜跪救治,是為朝廷也,況醫道張、李二先生,轉危為安,弗景福之功者,先生昌薦龍鳳道士,於觀拜跪真人,曰:山澗草,泉中浴,澤月余方康,感恩被彰,真人弗授物徒,窗友以泉中水深感奇妙,書:石塘半畝,引泉菩薩,別觀於峯有感真人詩:

道藥芬芳寶剎神,石塘半畝冥府還。

引泉菩薩紅柳翁,蒼老針葉救命丹。

弘治三年(公元1490年),景福亦卒太學,弘治五年(公元1492年),彭澤改任刑部廣東司,故撰《蘆溝別意序》。馮禧在池時撰有:明《崇寧寺碑記》、《潮云山寶和宮碑記》、《龍鳳山祖師廟碑》、《柔狼山堠路碑》、《馬場峴路碑》、《西閣母子宮碑記》等,是地方文化創始人。

11、彭澤一、二記:

彭澤字辛庵,甘肅皋蘭人,少年曾在靖遠縣城和法泉寺就讀,據清康熙《靖遠縣誌》紀:“黑亱之中手持蠟燭照亮,甫入廁,見一周身毛茸茸龐然大物,似人非人,眉目不清,亦蹲廁一角,彭見狀,毫不驚懼,將手中燭臺,徑自放其頭上就廁,那物呻吟道,彭公太大膽,彭澤隨口答:黑鬼好方便”。

附:龍鳳山道觀詩、賦、辭:

歷代十杰

盤古開天闢地

天地若不闢,萬古無文明,力分天與地,

氣息萬物人靈。

十六字令:二首

 

龍:

逶迤華夏冠宇寰,

神州韻,

五千年春秋。

 

 

 

龍:

江河悠悠著遺章,

浪推浪,

英杰同流芳。

憶秦娥

秦王贏政統天下,

戰國策,

七雄爭霸秦統一。

商鞅變,

橫馬長安,

蒼生換天。

喚起群奴立新意,

長安雄魂為久安。

胡馬嘶,

九州同寰,

中央集權。

 

  

 

漢武帝四海皆兄弟,

宇宇澄清運文明,

維序劈就龍精神。

世黎心坦謀昌盛,

河岳被澤四域寧。

 

五 言 詩

唐太宗貞觀之治

驍勇歷百征,

九霄凌云志。

勤政聚奇才,

雄略九地春。

彩虹長安舞,

貞觀堯舜天。

 

宋太祖陳橋兵變

承五代,效法三皇,功治寰宇,旌旗漫捲,看陳橋魚龍演義,世上蒼生盡換顏。

元蒙佛子治全球

域外非凈,而九州之雄,救萬民以菩提心境,楊炎皇文明寰宇,垂訓千秋。

 

 

菩薩戀

康熙王統藏海宴河清

莽莽崑崙澄九州,

蒼蒼高原華夏情。

疆天萬里圖,

和蕃歌舞耕。

 

紫京城下詔,

逹班相授封。

血肉同連根,

歸途炎皇心。

 

 

孫逸仙改天下人稱共和

文啟龍族,有史考證五千年,人心天意舊更新。武昌城頭,辛亥歲月,虎嘯龍吟人稱共和。

 

 

毛潤子舉手東方紅

華夏人才無窮盡,兄弟謀奔慶共和。

各訴雄才稱千秋,潤子持順天人心。

 

 

龍鳳山古名寶積山,俗名老爺山,因清光緒年地方復建了關公廟,群眾稱為關老爺而名為老爺山。秦始皇二十四年(公元前205年),秦昭襄王誘殺了義渠戎族國王。義渠戎族國王城在今楊崖灣南被焚毀,后匈奴始進駐河南地,佔據龍鳳山,繼義渠戎族“撮石為廟”,匈奴人易在山“撮石為廟”敬仰昆崙神,這是龍鳳山最早的廟宇,已有兩千余年。又據北宋政和元年(公元1111年),懷戎堡供偹庫副使鑒堡事張安泰撰《唐靈官玄壇樓碑記》云:秦漢舊之障燧臺峰址,事蒙恬北侵,白棘灘(今毛卜拉)置柳木寨為衛事。西漢繼之老鷹澗驲道祖厲轄域,唐尉遲敬德奉旨征吐谷渾侵占河西,河阻,在龍鳳山靈官玄壇樓祈神抽簽云:子系翁可解。敬德公不解,廟翁釋為子系者孫姓人也;孫翁為敬德公議見命士卒打蓆笈草打繩即學名蒯草打繩,渡河平息吐谷渾。

據《鈔錄》所記《道教遺書》所云:唐前龍鳳山只有靈官玄壇樓廟,后尉遲敬德在山建廟由靈官玄語奏李世民,建真武大帝殿及太極姬,從驪山老母到祖師殿時稱太極坡,設四門及問道門、悟道門、修道門、得道門。

龍鳳山真正建廟是在唐建祖師殿,中國歷史上有十二諸侯國,即周、春秋。公元前841年庚申周王共和年,太子姬不愿為皇子成為王皇,探玄入蒙,先后十二化身成北武當祖師,神號真武大帝。祖師為皇子棄室北武當修化,三年來未見玄化,謀下山歸皇位,趾山遇真“離山老母”,拿一鐵杵磨針,太子姬旁觀玄妙,心想老母如此年翁費杵之功何苦?進前叩老母言:“鐵杵磨繡針,功到自然成”。太子姬驚悟,老母輩及年高,盡有神志,吾問天三年,志氣不及老翁,即刻重上山修行。果后艱勵,太子將要得道來一少女,許身于太子真武舍身于崖下,感悟天地及封為亞帝也就是真武大帝,修道四十二年。唐貞觀九年(公元635年)。尉遲敬德息平吐谷渾,夢中遇見真武大帝,言簽文乃祖師點化,回路見玄功,敬德回訪龍鳳山,見有二人鑿石立廟,敬德感德,向李世明奏章前事,朝旨龍鳳山建祖師殿。敬德鐵匠出身,為祖師鑄鳴鍾一口世代相傳。貞觀乙未王旨,啰逋川北置打繩州府,龍鳳山再造靈官玄壇樓,鑄鍾十里相聞,諸事皆奉。因戰山廟被毀,崇寧二年(公元1103年),熙河帥姚雄、統治官郭閏復建西夏焚毀石梁石柱真武大殿,后北宋安泰將軍在懷戎堡利威堂并巡檢司衙門諸將撰文立碑。繼戰國匈奴人撮石為廟與唐祖師殿同傳至今。北宋辛貿春,展將聽便管犒,孟夏創寶積堂,以山名之。龍鳳山一名據清舉人郭兆瑞在《草堂漫紀》文中云:“山勢左龍右鳳,重巒嵯峨,突沿孤嶂,乃蓮臺坐仙形”,昔明人靖虜衛指揮使李棟曰:“風水寶地龍鳳呈祥而名為龍鳳山”。明成化丁酉衛指揮使路昭、鎮守參將周海奏準重築懷戎堡,復造元毀唐石梁石柱祖師殿和鐘樓。弘治九年國子監太學生馮禧,字景福撰文《真武大帝廟碑記》云:北宋癸未熙訶帥姚雄、統制官郭祖德命部重建元毀烽臺廟閣,增修磨針樓,亦名與真樓、老君廟、財神、土地祠、仙樓橋諸廟。皆明巡撫都臺大夫馬公文升、鎮守太監劉公祥、總戎白公玉、懷戎堡參將趙永和、堡之將士善果。明嘉慶三十六年,李棟襲父職,任衛指揮使,在山造三道石牌坊,懸額“治世玄岳”,東西天王殿,峯重造“萬源閣”,即明嘉慶《李將軍棟玄岳碑》。崇禎十一年,再造真武大帝金臟像。

清康熙二十年,奮威將軍王進寶原配夫人為康熙西巡勒碑鈔錄記《圣祖恩皇愛新覺羅玄燁康熙大帝御駕碑》??滴醵吣?st1: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孫">孫夫人在祖師殿前植兩顆柏樹。雍正二年,復造圣母宮,并造康熙四年地震所毀萬源閣、老君廟、仙樓橋。清同治元年至五年,因兵燹龍鳳山廟宇皆毀,光緒元年析置《打拉池縣丞》,由解員田彥龍等復建龍鳳山廟宇,民國九年西北大地震全毀,至民國十九年又由劉鐘琦、郭兆瑞、謝文俊發起,合眾弟子復建了具兩千多年歷史的龍鳳山古跡。直至文革中廟宇全毀。從1984年開始初張復平復建,后趙萬林、牛軍,繼閆萬印統立合會眾弟子集四方財力,全面復建了歷史廟宇,碩穎馨世擴建,工程宏偉闊大。

龍鳳山歷史銘記:劉一明,原名萬周,字季峯,道號悟元子,山西峽峪人,幼年就讀北京后在鞏昌經商,自幼訪仙學派,四處求道法,在龍鳳山結廬修煉十一年,享年87歲,在榆中圓寂,卒于道光元年。山有古樹名為引泉菩薩紅沙柳兩千余年歷史。典故:明成化兵部尚書彭澤,皋蘭人太學卒途于乾鹽池患傷寒,到打拉池學友馮禧家中養護于龍鳳山求道醫,以山澗水,山中草病愈,彭澤感沛出額“柳泉菩薩”。

唐時,龍鳳山初造真武大帝殿,由屈一法、屈一江弟兄二人造石梁石柱,二人食宿困苦。一日老夫人提罐送飯,然小罐總是吃不完,二人惜老夫人之恩跪地謝神。二人造完石梁石柱,石柱能立起石梁上不去,一日來了一位古稀老翁,問老翁高壽,老翁示語:“黃土擁脖子”。不時老人在空中又重復黃土擁脖子,弟兄二人醒悟,從后墻擁土與墻高,才滾上石梁,為歷史銘譽。1936年中國工農紅軍進駐打拉池龍鳳山奉獻糧食五百石,龍鳳山從1932年就是靖遠地下黨聯絡站,后由王俊英接任直至解放。

上繕后記,皆為歷史銘刻,今以繼文謝世。

二〇一四年五月七日敬獻

 

新浪一分彩后二